盛博股票学习网为您提供深圳国金集团现货惊天黑幕曝光 非法骗取投资者77万资金.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深圳国金集团现货惊天黑幕曝光 非法骗取投资者77万资金

时间:2018-10-24 10:18 出处:网络整理
国金集团编制一个巨大网络诈骗集团,利用合法现货交易资质、实际进行非法期货勾当,利用各种网络欺骗宣传手段,诱骗本人参加所谓的网络“现货大连油”交易,骗取本人交易账户密码,恶意重仓刷爆资金账户,期间公司后

国金集团编制一个巨大网络诈骗集团,利用合法现货交易资质、实际进行非法期货勾当,利用各种网络欺骗宣传手段,诱骗本人参加所谓的网络“现货大连油”交易,骗取本人交易账户密码,恶意重仓刷爆资金账户,期间公司后台操纵导致本人未能及时准确收到平台结算短信,短短几天内造成殷女士巨额损失770589元。由深圳国金鼎盛开立的大连再生账户:002900000003145。

本人受殷女士委托(经宁波天一公证处公证),抱着相信中央政府绝不会坐视不管的信念,给国家高层领导寄来此信,目的就是要向党中央、国务院和相关监管部门揭发现货市场种种乱象,引起国家层面高度重视,立即开展清查现货白银、原油、沥青(也包括贵金属、原油、茶叶、农产品等)平台专项行动,同时,对那些推诿扯皮、包庇纵容诈骗的官员启动问责机制,依法严惩犯罪分子,帮助受害者挽回损失,营造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

最近一段时间,各种地方黑平台问题层出不穷,投资者赴京维权,这让证监会和全国群众看到了现货市场的乱象集中爆发。只要深入了解一下不禁让人毛骨悚然:新常态下,国家提出了“互联网+”战略,本应成为中国这艘航母转型升级的新引擎,却被全国千余家大宗商品交易所打着“金融创新”、甚至是“互联网+”战略的幌子,在地方政府金融办等部门的纵容下,用机制作弊的赌场,通过预先设定的“后门”搬到互联网上以“创新现货交易”出现,精心设计的环环相扣的惊天骗局,并且隐蔽性之强,诈骗面之大,受骗人之多是前所未有的。从而导演了惊天骗局,保守估计全国有数百万人、数千亿资金被骗,无数家庭倾家荡产、无数老人老无可依,仅QQ群的近万名受害者的被骗资金就远超千亿元。

这些所谓的交易所本质问题是:其机制都是反市场的、不符合任何市场原则的赌场机制,无法为实物买卖双方提供服务、没有价格发现功能、无法为交易者提供套期保值服务。其唯一目的就是欺骗并榨取个人投资者资金。这些触目惊心的滔天骗局,几乎都是曾经被法律打击的江湖骗子联合地方政府、联合各类国企搞出的,也几乎都有权贵操纵的影子。

一、国内现货平台现状

2000年初,一些打着“现货”、“批发市场”、“电子商务”旗号的“投资公司”开始使用电话轰炸、网上发小广告的手段招揽客户,鼓励其参与“橡胶”、“白糖”等保证金商品合约交易——而当年的期货公司除了代理上海、郑州、大连的期货交易所业务外,广西食糖批发市场、海南橡胶中心批发市场也是它们的经营范围。可以说,当年的期货和“现货”并没有明晰的分界,只有2004年两大批发市场的相继停业,才最终迫使各个期货公司远离了没有证监会管理的市场。另一方面,电商的兴起、网络的普及也令一些商家搭建起了“外汇”、“黄金”等美其名曰“现货”的平台——规避了国家对“期货”的管理制度,还省去了期货到期交割、移仓换月的不便。这些实质上为“对赌行”的平台因迎合了投资者对便捷交易软件、24小时交易制度、高杠杆“以小搏大”的渴盼而迅速热络,招揽了大批客户的同时,也揽来了大笔现金。尽管其后不少此类平台的倒塌导致了投资者欲哭无泪、维权乏术的亏损,但正是上述平台为“现货白银”这类挂钩于商品价格的场外金融衍生品准备了最初的“人才”和“资本”。

2009年,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的落成和迅速的“辉煌”令各地效仿者看到了“希望”。大量经营大宗商品“现货”电子交易的地方交易场所大量涌现。据中国电子商会电子交易专委会统计,2010年,全国涌现出100余家涉及大宗商品交易的电子平台;隔年,这一数字上升至300家;2012年虽有“国务院38号文”影响,但地方交易场所仍然不减反增至500余家;2013年末达到600家的峰值。而上述地方商品交易平台占有保证金最多的2011年,数额已达千亿之巨,当年期货保证金总额方为1400多亿元。2014年“3.15”后,第二轮交易场所大整顿掀起。半年多时间,近200家平台关停并转,矛盾高发的“现货白银”更是遭遇了投资者集中退钱销户,乃至上门维权的尴尬。整个“现货”电子市场的保证金总额亦在2014年6月降至不到200亿元人民币。但是,现货行业内仍有交易场所继续疯狂招商,“现货投资”广告仍不时可见。

为严厉管控现货交易骗局,国务院早在2011年就出台了38号文禁令,称“除依法经国务院或国务院期货监管机构批准设立从事期货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单位一律不得以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为贯彻落实38号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又于2012年,出台了第37号文件,其中明令“现货交易以实物交割服务实体经济为特征;现货交易所(市场、中心)在申办前必须获得国务院清整联席会书面反馈由省级金融部门实审批准作为前置许可要件方可办理《工商营业执照》;各级金融机构不得为非法交易平台提供承销、开户、托管、资金划转、代理买卖”。针对一些打着电子商务为名从事集中式标准化合约交易的问题,

2013年,国家发改委、经信委、商务部、工商局、银监委、证监委等六部委再发〔2013〕证监发74号通知“严禁以电子商务为名从事标准化集中合约交易活动”。按说这三个核心文件对管控现货乱局应当产生重大威慑力,但事实上并未凑效,大有愈演愈烈之势。面对如此困局,中国证监会发言人胡经生代表会领导再发声强调:现货必须是100%的实物交易,期货必须经国务院批准。非法期货必遭非法经营、诈骗罪立案起诉。胡经生难掩愤怒地说:“现在很多贵金属平台采用分散式柜台交易,交易场所不与客户建立关系,客户与会员交易(伪市商)。贵金属市场连自己的价格都没有,参考境外加减点差,炒作的只是一个“符号”,与一个赌博平台没有什么区别,连赌博平台都不如,赌博平台至少是公平公正的”。

(一)大多数现货平台都已涉嫌诈骗、非法经营罪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规定:未经国务院相关金融管理部门批准,不得设立从事保险、信贷、黄金等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其他任何交易场所也不得从事保险、信贷、黄金等金融产品交易。对涉嫌犯罪的,要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根据《201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进行非法经营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各地贵金属交易平台以现货交易为名全面开展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式合约交易。他们全国各地交易机构的招商骗子每天重复一件事,即虚假游说:省政府金融办批文,第三方银行监管;不下单不平仓时钱就存在自己银行卡里,入金出金很安全;以20-100倍杠杆“以小博大”;买涨买跌都赚钱,比股票交易灵活;T+0机制,一天22小时交易,当天买当天卖,即时买即时卖;一夜暴富不是梦。

事实上,以大连再生交易所有限公司及其会员广东国金集团(目前有以下8家直营分公司 )的公司(1、广东国金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 2、广东国金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 3、浙江腾荣汇商品经营有限公司深圳罗湖分公司,4、厦门国金纵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 5、深圳国金盛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6、兰州国金恒瑞商品经营有限公司, 7、大连国金鼎盛商品经营有限公司, 8、黑龙江国金亿和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为例,未经国务院相关金融管理部门批准,擅自组织从事法律法规禁止的做市商模式,已涉嫌非法经营罪。而“无牌照”经营的各地贵金属交易平台假借电子商务等名偷梁换柱、瞒天过海,骗取工商营业执照。而现货交易场所的建立受国家强制性政策法规制约,没有前置审批是无法获得的。为了规避责任,工商局往往在执照上注明“涉及国家政策法规限制的经营项目从其规定办理”。而事后从不稽查,造成非法期货泛滥成灾,设局诈骗,祸国殃民。

(二)大多数现货平台都已完全具备非法期货交易活动要件

根据我国《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关于做好商品现货市场非法期货交易活动认定有关工作的通知》(证监办发〔2013〕111号)等规定,认定商品现货市场非法组织期货交易活动应采取目的要件和形式要件相结合的方式。就目的要件而言,主要是以标准化合约为交易对象,允许交易者以对冲平仓方式了结交易,而不以实物交收为目的或者不必交割实物。就形式要件而言,根据国发〔2011〕38号文和国办发〔2012〕37号文的有关规定,具有交易对象为标准化合约、交易方式为集中交易等两大特征。

当前,没有一家是经国务院或国务院监管部门批准,他们大胆从事国务院严令禁止“以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所谓的现货交易模式与期货交易模式完全相同,做的是“买空卖空”的虚拟对赌式伪市商;电子实盘上的K线技术数据与期货交易实盘的技术指标完全一致;电子软件服务器可任意设定参数或函数;各家的电子软件都是自制盘,没有列入公安监控体系;实现的交易资金未进入国际市场进行汇率兑换;以虚拟资金几百倍杠杆与客户对赌;没有按市场原则建立买卖竞价机制。

以大连再生交易所有限公司为例,已完全具备非法期货交易活动的目的要件和形式要件,已涉嫌非法期货活动。一是违法以标准化合约为交易对象。大连再生交易所有限公司及其会员广东国金集团旗下公司违法从事国家命令禁止的标准化合约,订立合约时,并非全额付款,而只缴纳商品价值的2.5%/3%/4%/5%、作为保证金,即可买入或卖出:合约订立后,允许交易者不实际履行,而可通过反向操作、对冲平仓方式,了结自己的权利义务。二是违法从事集中交易。

(三)现货平台带有“后门”软件为诈骗“第一帮凶”

2014年5月,公安部在清查全国交易所的行动中,对辽宁亚东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进行了突击查处,相关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这是一起大型新型网络诈骗案,2014年11月,已由沈阳市公安局北站地区分局移交沈河区检察院,该案中,辽宁亚东大宗商品有限公司用来诈骗的软件由郑州大学计算机研究所提供,此款软件带有“后门”,可以由操盘手随意调节杠杆,虚拟出巨量资金,从而为诈骗等犯罪分子提供帮凶工具。

经了解全国各地现货受害者,全国有约90%以上的交易所都使用郑州大学计算机研究所提供的软件,这些交易平台自设交易软件服务器,可以修改数据,可以延迟平仓。同时,监控投资人入金、下单情况并控制出金。他们在电子盘服务器编辑菜单上规划了“大笔入金扫描”、“高频交易扫描”、“赚钱客户扫描”并重点设计诈骗措施。如对“大笔入金的对象”标注有延时10秒平仓,对“高频交易对象”标注有延时5秒平仓,对“赚钱客户人群”设置了出金监控。大连再生资源有限公司都在使用,犯罪手法、路径与辽宁亚东完全相同,给全国各地受害者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和沉重的精神负担。尽管受害者持续维权,这些平台现在还在逍遥法外,特别猖狂。

受害者疾呼,公安机关要坚持举一反三,以辽宁亚东诈骗案为切入点,以深挖诈骗黑平台软件提供商郑州大学计算机应用研究所(郑州市高新区翠竹街1号总部企业基地56号,传真0371-67980384)涉嫌违法犯罪为主线,以1、广东国金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 2、广东国金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3、浙江腾荣汇商品经营有限公司深圳罗湖分公司,4、厦门国金纵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5、深圳国金盛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6、兰州国金恒瑞商品经营有限公司 7、大连国金鼎盛商品经营有限公司 8、黑龙江国金亿和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经纪的大连再生交易所有限公司等现货黑平台违法犯罪为经纬,抓紧侦查相关违法犯罪线索,并及时向省公安厅、公安部及检察院报告这一重要线索,为全国大范围打击现货平台诈骗,帮助受害人挽回经济损失,更为依法治国贡献力量。

(四)第三方支付通道,非银行第三方监管

银行是人民财产的第一道防线。根据《银行法》等规定:所有银行的“银期转帐、银商转帐、电子支付”平台,都必须确保支付资金的合法性。国办2012年第37号文件规定,严禁银行为非法平台提供转账支付通道。事实上,很多银行都未按规定要求现货交易平台出具国务院六部委现货交易平台清理整顿联席会反馈书和省级人民政府批文,擅自违规合作,纵容现货交易平台假借银期转帐、甚至第三方支付等方式,打着“银行第三方托监管”旗号作虚假宣传。银行已成为众多现货交易平台非法期货“买空卖空”诈骗黑帮手。

希望广大投资者们擦亮眼睛!慎重对待此类公司!如有类似被骗经历的投资者们!请我们大家联合起来!大家共同维权!曝光这些违规公司的丑陋行为!商议对策,合力维权,在维权的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很多的阻力,要智慧取胜!联系QQ:3422381697。


0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