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博股票学习网为您提供直击顾雏军案再审现场:从早上8点41激辩至半夜.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直击顾雏军案再审现场:从早上8点41激辩至半夜

时间:2018-06-14 01:00 出处:网络整理
原标题:直击顾雏军案再审现场:从早上8点41激辩至半夜 作者丨高远山 来源丨野马财经

原标题:直击顾雏军案再审现场:从早上8点41激辩至半夜

直击顾雏军案再审现场:从早上8点41激辩至半夜

作者丨高远山

来源丨野马财经

在狱7年,顾雏军没有认过罪;2012年9月出狱后,顾雏军没有停止喊冤,一次次上诉。

五年的奔波后,沉闷的局面终现转机。2017年12月26日,曾经在证监会两度痛哭的顾雏军告赢了证监会,法院责令证监会限期答复顾雏军的信息公开申请。12月29日,顾雏军在微博上披露最高法院再审决定书,并留下8字感言:十年了,终于等到了!

“这个案子我完全无罪,正义来得晚一些,但终于还是来了”,顾雏军曾对野马财经说。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5月31日,与顾雏军同一天拿到再审决定书的物美创始人张文中已获无罪改判。

截至晚上11点30分发稿,顾雏军案还在审理中。

2018年6月13日上午8点半,顾雏军等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再审一案在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公开审理。和以往的每一次审理一样,顾雏军这个名字都吸引了不少人,90多个旁听席早已满员,连顾雏军的助理也无法入场。

上午7点25分,深圳下着小雨,顾雏军等人到达法庭,与辩护律师陈有西在法庭入口处合影。身着蓝色衬衫、黑色西服的顾雏军头发花白,但面带着笑容,精神不错。野马财经注意到他的右肩缠着黑纱,据旁人介绍,顾母于今年5月去世。

顾雏军一直对重审很有信心,从入狱到出狱,顾雏军都坚称“没罪”。

8点41分,法官宣布开庭。中午12点,“顾雏军案”在审理完“虚报资本注册”后休庭。顾雏军助理告诉野马财经,由于牵扯事情繁杂,“估计明天上午才能过完堂”。不过,晚上6点多,法庭工作人员对野马财经表示“审判长加班,今天会审完”。

直击顾雏军案再审现场:从早上8点41激辩至半夜

庭审艰难

“这些罪名都是被构陷的,完全不能成立”,顾雏军在现场申诉称,并在申诉之前提出希望申请某检察员及助理检察员回避,但被审判长驳回。

庭审从早上8点41分正式开始,分两个部分进行,一是按照原判认定的三项罪名分别进行调查;二是先对原判列举的证据进行分组质证,再对新证据逐一举证、质证,4摞庭审卷宗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一旁。

直击顾雏军案再审现场:从早上8点41激辩至半夜

上图为庭审卷宗

截至发稿,庭审只完成了前面两项罪名证据的质证,正进行到第三项罪名证据的调查。下午5点,第一巡回法庭的工作人员告诉野马财经审得挺艰难,还得持续多长时间取决于审理进度,无法预估。

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作出提审、再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六个月,这意味着,若不出意外的话,“顾雏军案”会在6月28日之前有结果。

从直播上来看,在审议虚报注册资本以及违规信披时,顾雏军等被告以及其辩护律师显得很镇定,但到了审议挪用资金罪时,顾雏军方与公诉方都不淡定了,审判长多次强调“平衡情绪”。

顾雏军积极自辩

野马财经注意到,第一巡回法庭5月18日召开庭前会议时,顾雏军提交了15项新证据材料,不过在今日的庭审中,法院只同意将顾雏军提交的证据材料一作为新证据纳入法庭调查,而检察机关的7项证据材料被纳入。顾雏军方在庭前会议时便质疑其中两份证据的真实性。

就虚报注册资本罪,整整审了4个小时。根据原二审裁定,该罪共列举59项证据,顾雏军方对其中的24项提出了异议。

直击顾雏军案再审现场:从早上8点41激辩至半夜

上图为庭审现场

检方称,顾雏军等人为完善顺德格林柯尔设立登记手续,降低无形资产比例,在顺德格林柯尔申请变更登记的过程中,于2002年5月至12月期间,采取来回倒款、签订虚假供货协议、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等手段,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虚报货币注册资本6.6亿元。

对此顾雏军激动表示“当时最高检察院办案动机不纯,整个注册登记都是工商局、顺德市政府办理的,政府让我拯救科龙公司”,在质证环节,他表示6.6亿元仍然在公司,没有抽逃一分,从科龙那边拿到的1.87亿元系收回的借款,并坚称未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其辩护人陈有西称“股权验资要靠客观的书证,工商报告、登记资料就可以证明”。

检方则认为,在案件的办理中,侦查机关向法庭提交的书证取证程序合法,客观反映了案件事实。

顾雏军还提交新的证据。再审期间,顾雏军申请调取广东省分别于2002年、2003年、2004那年向顺德格林柯尔发布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证书》,这关系到无形资产的占比能否从20%升至70%,“2004年有批准,表明我们是高新技术企业”,顾雏军在庭上表示。

而在审议违规披露这一罪行时,两方讨论的重点为是否存在通过压货销售等方式虚增利润。

顾雏军认为,当时法院的判决是错误的。而且,他声称自己管理科龙非常规范,科龙电器所有的销售都是真实的,不存在任何虚假销售。要买科龙产品必须向科龙先打钱,也是家电行业惯例。

其辩护律师陈有西称5个公司全部都有真实的销售合同,有增值税专用发票,即使退货也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即使有压货也构不成犯罪行为。

检察员立马反击称,有证据客观证实了科龙电器2002至2004年销售的总体情况,以及压货销售的货物在第二年予以退回,且将收取经销商的货款作退款处理、汇票也未能兑现而作了退票处理。科龙电器及其分公司2002到2004年通过开出销售出库单或发票,但货物不出仓库的方式向经销商进行虚假销售,科龙电器所谓压货销售实际上是虚增业绩。

第三项罪名,也就是量刑8年的挪用资金罪直到晚上7点才开始审理。原审认定顾雏军、张宏挪用科龙电器2.5亿元和江西科龙4000万元,俩人均对此有异议。

顾雏军表示“挪用资金罪是要书证,需要司法部专业的会计鉴定报告,否则不能定罪”,并且在他看来,当时科龙和格林柯尔有很多资金往来,“旺季我们借给科龙,淡季科龙还给我们,时间上三天左右,我觉得这是非常简单的关系,不构成犯罪,就是还我的钱”。

随后检察员要播放新证据的PPT,但陈有西表示反对这种方式,顾雏军则直言“我觉得检方陈述太多”。

8点17分,还未论出谁是谁非,审判长征求大家意见后,考虑到被告的身体状况,暂时休庭用餐。

用餐后,双方继续开庭!针对指控,顾雏军坐不住了,接连发言,称“之前的证据都是胡说八道”。与科龙相关的2.9亿是否被挪用,还有待法院的审理。

截止发稿,庭审仍在继续,一份让顾雏军担忧的新证据也会现身,至于结果如何,野马财经将在深圳继续等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