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博股票学习网

明星代言 网剧营销 我是 P2P 暴雷的“真实难民”

发布时间:2020-05-16 17:46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自 2018 年暴雷潮将 P2P 市场幻境击碎后,潮水只涨不退。

日前,广东 “P2P 四巨头 ” 之一的小牛在线在其官网发布《平台网贷业务良性退出公告》,表示近两年来网贷行业经营环境恶化,出借人的投资风险及平台的经营风险也在增大,加之全球疫情极大地增加了未来的不确定性,各大网贷平台都陆续退出,公司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也决定退出网贷行业,并逐步结清存量网贷业务。

同时,小牛在线也于公告中承诺,在其 “ 良性退出 ” 期间,平台股东及高管不跑路、不失联、不撤资,与全体出借人共进退。

“ 所谓良性退出,就是告诉大家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作为小牛在线的出借人,C 君对平台的公告并不买单。出借人对这份公告持疑甚至否定,其实大有原因可寻。

自 2013 年 6 月正式上线运营至今,小牛在线用短短几年时间便迅速突破千亿交易规模,跻身广东 P2P 巨头行列。所谓 P2P(Peer to Peer lending ) ,是一种由网络信贷公司(第三方公司、网站)作为中介平台,将小额资金聚集起来借贷给有资金需求人群,而将借、贷双方对接起来实现各自需求的商业模型。据官网显示,截止目前小牛在线累计成交额已达 1171.74 亿元,累计注册用户达 607.86 万人,累计出借人数有 85.94 万人。

如今,欲良心退出的小牛在线仍有上百亿的窟窿要填补,而在小牛在线前,随手记、积木盒子、爱钱进等也纷纷退出 P2P 市场。再往前追溯,人人聚财、融金宝、网利宝、超额宝 …… 曾风光无二的 P2P 市场分崩离析,而破壁残垣中怨声载道。

排了两年队依然没取回本金,被套了难道只能认栽?&quot

C 君,35 岁,小牛在线出借人

当初选择相信小牛在线,我承认是有投机取巧的心思,但前提也是因为这几年 P2P 广告到处都是,看个电视随时都能看到综艺节目或者明星的广告站台,更心动了。

不止自己的钱,我把父母的钱也都投进去了,整整 10 万,结果最不想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两年前就申请了,结果到现在还在排队一分钱没拿到,可是明明大部分已经汇款了,问过客服已经回款的钱去了哪里,对方说拿去还给排在我前边的转让用户了。到现在我都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受不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本金能退回来,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很后悔,也生气。后悔的是自己被贪念蒙了眼,气愤的是小牛在线明明根本就不具备良退的基本条件。从 2018 年至今,平台一分钱没有给,2019 年金融办入驻,还推出了优享牛再次进行收割,打着取多少存多少的旗子,结果还是一分钱没给,这就是诈骗,一骗就是两年,撑到现在才退出,就是在为销毁证据拖延时间。

最匪夷所思的是,有些受害者还在为平台辟谣,说什么没有暴雷、平台正常运行、自己一直都有收到,还说我们是在传谣,是在侵害他们的利益,甚至有些人要联合起来建个 “ 辟谣反黑群 ” 来维护 P2P 的名誉,这些人是怎么想的?跟最近闹得很大的饭圈乱象比起来,资本作孽让人走火入魔的事简直不要太多。

现在 P2P 平台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钱一到手就想跑路。它们这么做,再加上维权无门,谁来保障我们这些出借人的权益?难道被套了就只能认栽了?

前段时间看了《韭菜的自我修养》,这本书对于在 P2P 里吃了血亏的我来说太有感触了,如果当初能先看到它,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现在骗子都合法化了 &quot

阿杜,30 岁,网利宝出借人

2019 年年初,在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栏目中看到了网利宝的广告,主持人还拍摄了代言广告,出于对明星和节目的信任,我把要给父母养老的 20 多万投资在了网利宝里。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2019 年 5 月份,平台高管以及控股人赵润龙等失联后网利宝被立案侦查,可一年多以来,负责这件事的朝阳警方没有任何消息,我投进去的 20 多万就这样没了下落。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群友,每天都活在焦虑、恐慌、害怕的状态中,我们不敢告诉父母和朋友,只能时不时在群里沟通知道的消息,相互打气安慰。

想到一个女性朋友,她没稳定工作,平时都是在父母店里帮忙,之前把父母的钱都放进 P2P 了,还加了大杠杆。暴雷后甚至要借高利贷还别人钱,现在已经失联了一段时间了,家人和朋友都联系不上她。

前段时间去医院检查,医生告知我有轻微抑郁症。从一个连网贷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普通老百姓,到现在因为相信电视台、相信明星、相信网利宝所有的正规合法牌照和证书,而被骗成现在这样。我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追回自己钱?

有些人只会骂我们贪钱又不想承担风险,他们哪里明白其中的坑?&quot

晨光,27 岁,随手记出借人

很多人会跑来问我存了多少钱,但他们听到只有 3 万多后都表示我这么计较,不值得。但这些钱不是大风刮来的,都是我省吃俭用存了三四年才攒下来的。还有人会说我投进去的时候就是抱着摩托变汽车的心态,活该,可你们知道吗,我当时投的时候它的收益只有 5.3%,而且我买的随手商城甚至只有 5%。

学财务出身的我买随手记从来不是因为贪钱、看重它的高收益,我只是太信任它了才把自己的梦想基金存在里面,希望之后能拿点利息锦上添花。哪里想到现实是这么讽刺啊。

前几天 P2P 上了热搜,看到有些路人上来就说什么被骗的就是贪钱,2018 都爆了还不出来,又贪钱又不想承担风险什么的。看了这些话我真是给气笑了。中国金融出现这么大的 bug,普通民众要么是片面了解要么完全不知道,真正懂的怎么会上来就骂人傻子呢?这可是国内曾经十分提倡的普惠金融。

再者说,金融难民几千万人,这可是非常高的概率,而且这么大面积、长时间的暴雷,你看有多少国家级平台在做正面报道?少的可怜,人只敢言娱乐。出现这么大的事,问题源头在哪里?

2018 年暴雷后,是有一些政策出台,但执行落实的又如何?几百亿、几千亿的资金,都去了老赖和跑路的老板手里了吗?知道的人都心知肚明。

自从 2018 年暴雷后,这些 P2P 平台也学聪明了,不说自己是 P2P 的,你看随手记,如果不是出事儿,谁能想到它也是 P2P?市场上到处都是虚假的信息,混淆的概念。大家一直在试图投诉,给网金办也打了无数个电话,但得到的回复全是 “ 按照互金协会的良退指引来完成 ”,可这些平台说的良退,不过是在立牌坊罢了,都是没有结果的立案。

5 月 12 日,我们这些无可奈何的人沟通之后决定前往深圳市南山区金蝶软件园去拿回自己的钱。我们这群人里有年轻人、老人、学生、教师,还有医护人员,去深圳金蝶总部实在是无奈之举,我们只希望他们能看到我们的焦虑和担忧,只想早日讨回自己的血汗钱和养老钱。

过去几年间,市场一再经历 P2P 暴雷,P2P 行业也在加速清退。经历暴雷潮对财富的洗劫后,不少人懂得 “ 风险和收益是匹配的 ” 这一朴素的金融知识,数以百计的企业也面临退出、转型的选择。

一边是企业大清退,一边是暴雷潮不停息。在 P2P 行业风险释放期,这些来自民间的声音,或自责或控诉,或抱撼或不甘。而在无数血泪教训的积累,在行业雪崩式的洗牌下,防范社会性涉众风险依旧是无法忽视的长期命题。